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看蘇軾生平學養生之道

2019年05月03日 栏目:生活

蘇軾是古代的詩人,他的作品很多位后人流傳,而且他閑情自得的心境也為后人所贊揚。擁有廣闊心境的人總會有不一樣的經歷,下面就看看蘇軾的生平,

蘇軾是古代的詩人,他的作品很多位后人流傳,而且他閑情自得的心境也為后人所贊揚。擁有廣闊心境的人總會有不一樣的經歷,下面就看看蘇軾的生平,學一學古人的養生之道。

苏轼一生把自己投人大自然的怀抱,于是他故有的才气与大自然的灵气相融会,相激荡,苏东坡写出了裂云穿石、震古烁今的绝唱:《赤壁赋》、《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这就是后代文人叹为观止的“两赋一词”。“两赋一词”把苏东坡的文学创作推上了罕有人能及的高峰。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经过“乌台诗案”被打人大牢炼狱,以及被贬黄州的生活经历之后,苏东坡看破了红尘,潜心向佛求法,醉心茶道诗文。当他50岁离开黄州时已脱胎换骨,达到了“香茶嫩芽清心骨”、“此怀无处不超然”的境界。50岁以后的苏东坡真正知了“天命”,他像玉一样光洁温润,但不耀眼;像茶一样香满人间.却不夸耀;像清风一样为人送爽,却不声张。他认识到生命的意义是由多重人生价值构成的。圣人讲:“立功、立德、立言.3者皆可不朽。”在后来的日子里,苏东坡真正做到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他既为国“立功”,又为民“立德”,更加千秋万代“立言”.成为了一个“3不朽”的人。

苏东坡身在官场时不管职位高低,都努力为国家社稷“立功”。他在杭州任太守时,杭州城已有50万人口,并且海陆行旅辐臻云集.时有疫情流行,他带头捐黄金50两,又从公款中拨出一些钱,在市中心创办了我国所公立医院--安乐坊。他还组织20万民工疏通西湖、清除葑草,用湖中淤泥修筑了一条十里长堤,后人称之为“苏堤”。在苏东坡领导下建成的“苏堤春晓”、“三潭映月”和东坡咏西湖的诗词都为西湖锦上添花,使杭州有“人间天堂”之美誉。

在密州任职时,正逢严重旱灾和蝗灾,百姓流离失所,饿殍载道。苏东坡带领百姓治理了蝗灾,并上疏朝廷,减免了赋税,还出资收养弃儿数十人。

在贬往惠州,路过广州时,苏东坡看到广州城郭地势较低,因受海潮影响,当地的人民所饮用的水多为咸苦之水,每到春夏之交.经常疾病流行。因而,他在广州逗留了一段时间,根据自己在杭州的治水经验,协助广州太守王敏,促引白云山泉水改善了市民的饮水卫生状况。因而宋朝的广州有了我国早的“城市自来水供水系统”。

在惠州他是个“不得签书公事”的罪臣,但是他建议截溪筑塘,利用水力推磨碾米,办起了“机械化”米厂。他还推广黄州插秧用的“秧马”,减轻了惠州农民劳作的辛苦。为了修桥,他甚至把当年皇帝赐的犀角白玉带都捐献了出去。

苏东坡6l岁时,在人生的风风雨雨中陪伴了他23年的爱侣王朝云因病仙逝,晚年丧偶对他是个致命的打击。他按佛教的规矩,把朝云的灵柩停放在嘉祐寺,为爱侣守灵一个月。在此期间一想到王朝云的种种好处,他不时撕心裂肺地号啕大哭,以致大病了一场。病后,苏东坡满头白发,形容憔悴,常常失眠。当这位坚强而旷达的老人刚刚从极端悲痛中恢复过来,政敌又把他贬到当时的蛮荒之地海南岛。在海南,苏东坡任没有任何权力的“琼州别驾”,但是他以自己平生所学兴办教育,招收黎族同胞的子弟读书,为海南岛创办了“儋州学府”,培养出了海南岛历史上的个进士。他还用自己的医学知识为百姓看病,老百姓都称他为“坡仙”。

苏东坡的一生,正像他咏泉诗中讲的那样“洒作醍醐大地凉”。他仁德如水,对人民大众“遍予而无私”,为国家社稷建立了奇功。南宋诗人陆游评价说:“公(东坡)不以一身祸福,易其忧国之心。”

苏东坡还为民“立德”。他对朋友广施德泽,对政敌以德报怨.对自己精行俭德。

苏东坡一生爱交友,形形色色的朋友很多。林语堂先生精研了苏东坡的生平后说他“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苏东坡的朋友主要有三类人:其一是文坛才子,如欧阳修、梅尧臣以及史称“苏门四学士”的黄庭坚、秦少游、张耒、晁补之等。

其二是佛门中人,如中巢和尚、圆照禅师、参寥、佛印、惠勤、惠明、海月等。其三是当时被视为社会底层的三教九流,如歌妓琴操、周韶,市井狂徒张憨子,高安乞丐赵贫子以及黄州老农、海南岛黎族老乡等。在封建社会结交前两类朋友易.而要结交后一类朋友若没有一颗佛的“同等心”是无法做到的。苏东坡不但做到了,而且公然提出“自古百巧出穷人”。他认为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由穷苦人创造的。所以苏东坡写了《张憨子》、《记赵贫子语》等文章歌颂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

苏轼是古代的诗人,他的作品很多位后人流传,而且他闲情自得的心情也为后人所赞扬。拥有广阔心情的人总会有不一样的经历,下面就看看苏轼的生平,学一学古人的养生之道。

苏轼一生把自己投人大自然的怀抱,因而他故有的才气与大自然的灵气相融合,相激荡,苏东坡写出了裂云穿石、震古烁今的绝唱:《赤壁赋》、《后赤壁赋》、《念奴娇·赤壁怀古》。这就是后代文人叹为观止的“两赋一词”。“两赋一词”把苏东坡的文学创作推上了罕有人能及的高峰。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在经过“乌台诗案”被打人大牢炼狱,和被贬黄州的生活经历以后,苏东坡看破了红尘,潜心向佛求法,醉心茶道诗文。当他50岁离开黄州时已洗心革面,到达了“香茶嫩芽清心骨”、“此怀无处不超然”的境地。50岁以后的苏东坡真正知了“天命”,他像玉一样光洁温润,但不耀眼;像茶一样香满人间.却不炫耀;像清风一样为人送爽,却不声张。他认识到生命的意义是由多重人生价值构成的。圣人讲:“立功、立德、立言.三者皆可不朽。”在后来的日子里,苏东坡真正做到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他既为国“立功”,又为民“立德”,更为千秋万代“立言”.成为了一个“三不朽”的人。

苏东坡身在官场时无论职位高低,都努力为国家社稷“立功”。他在杭州任太守时,杭州城已有50万人口,并且海陆行旅辐臻云集.时有疫情流行,他带头捐黄金50两,又从公款中拨出一些钱,在市中心创办了我国所公立医院--安乐坊。他还组织20万民工疏浚西湖、清除葑草,用湖中淤泥修筑了一条10里长堤,后人称之为“苏堤”。在苏东坡领导下建成的“苏堤春晓”、“三潭映月”以及东坡咏西湖的诗词都为西湖锦上添花,使杭州有“人间天堂”之美誉。

在密州任职时,正逢严重旱灾和蝗灾,百姓流离失所,饿殍载道。苏东坡带领百姓治理了蝗灾,并上疏朝廷,减免了赋税,还出资收养弃儿数十人。

在贬往惠州,路过广州时,苏东坡看到广州城郭地势较低,因受海潮影响,当地的人民所饮用的水多为咸苦之水,每到春夏之交.时常疾病流行。于是,他在广州逗留了一段时间,根据自己在杭州的治水经验,协助广州太守王敏,促引白云山泉水改善了市民的饮水卫生状况。于是宋朝的广州有了我国早的“城市自来水供水系统”。

在惠州他是个“不得签书公事”的罪臣,但是他建议截溪筑塘,利用水力推磨碾米,办起了“机械化”米厂。他还推广黄州插秧用的“秧马”,减轻了惠州农民劳作的辛苦。为了修桥,他甚至把当年皇帝赐的犀角白玉带都捐献了出去。

苏东坡6l岁时,在人生的风风雨雨中陪伴了他23年的爱侣王朝云因病仙逝,晚年丧偶对他是个致命的打击。他按佛教的规矩,把朝云的灵柩停放在嘉祐寺,为爱侣守灵一个月。在此期间一想到王朝云的种种好处,他不时撕心裂肺地号啕大哭,以致大病了一场。病后,苏东坡满头白发,形容憔悴,常常失眠。当这位坚强而旷达的老人刚刚从极端悲痛中恢复过来,政敌又把他贬到当时的蛮荒之地海南岛。在海南,苏东坡任没有任何权力的“琼州别驾”,但是他以自己平生所学兴办教育,招收黎族同胞的子弟读书,为海南岛创办了“儋州学府”,培养出了海南岛历史上的个进士。他还用自己的医学知识为百姓看病,老百姓都称他为“坡仙”。

苏东坡的一生,正像他咏泉诗中讲的那样“洒作醍醐大地凉”。他仁德如水,对人民大众“遍予而无私”,为国家社稷建立了奇功。南宋诗人陆游评价说:“公(东坡)不以一身祸福,易其忧国之心。”

苏东坡还为民“立德”。他对朋友广施德泽,对政敌以德报怨.对自己精行俭德。

苏东坡一生爱交友,形形色色的朋友很多。林语堂先生精研了苏东坡的生平后说他“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苏东坡的朋友主要有三类人:其一是文坛才子,如欧阳修、梅尧臣和史称“苏门四学士”的黄庭坚、秦少游、张耒、晁补之等。

其二是佛门中人,如中巢和尚、圆照禅师、参寥、佛印、惠勤、惠明、海月等。其3是当时被视为社会底层的三教九流,如歌妓琴操、周韶,市井狂徒张憨子,高安乞丐赵贫子以及黄州老农、海南岛黎族老乡等。在封建社会结交前两类朋友易.而要结交后一类朋友若没有一颗佛的“平等心”是无法做到的。苏东坡不但做到了,而且公然提出“自古百巧出穷人”。他认为世间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由穷苦人创造的。所以苏东坡写了《张憨子》、《记赵贫子语》等文章颂扬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

巴菲特再显神奇分文不出跻身高盛十大股东
香港店员未向游客说明药品单价被定罪候判
特斯拉双电机全驱ModelS昨日预售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