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兵王归来 第六百四十章 跟谁说理去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美食

兵王归来 第六百四十章 跟谁说理去从禁闭室出来,谭凯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盯着张扬要东西:“保温盒给我吧,董副乡长一天没吃东西了,那可是

兵王归来 第六百四十章 跟谁说理去

从禁闭室出来,谭凯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盯着张扬要东西:“保温盒给我吧,董副乡长一天没吃东西了,那可是方大厨亲自做的,下次我再给你带。[燃^文^书库][]()~随夢小說,最快更新访问:。”

“堂堂一个乡长,居然抠‘门’到了这种地步,我算服了你了!”张扬绝倒,但就是不给谭凯拿保温盒,而是带着谭凯来到派出所‘门’口,找了一家中等档次的饭店,对老板说道:“赵老板,给我这俩朋友安排个雅间,菜让他们随便点,回头我来结账。”

张扬显然是这里的熟客,老板立刻就将最豪华的一个包厢给了谭凯和董大鹏。

谭凯打算和董大鹏说,因此也不推辞,来到包厢‘门’口发现张扬要离开,说道:“张所长,你不一起吃?”

“有方大厨的拿手菜在屋子里面放着,我来这儿吃,我傻啊?”张扬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对后面‘阴’沉着脸的董大鹏说道:“董副乡长,今天你做的事不地道,我做的事也不规范,究竟是为什么,你心里应该清楚。你要是想追究,我张扬奉陪到底,你要是心‘胸’宽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兴许我们还能当朋友。你俩吃好喝好,别给我省钱,这顿饭就算是我给你的‘交’代,多的我也就不说了。”

从听说蒋一凡睡觉了之后,董大鹏就一直沉默不语,此刻抬头看了张扬一眼,笑道:“冤有头,债有主,你我都是棋子,就必须有当棋子的觉悟。做朋友不必了,但也成不了仇人,我就当做了一场噩梦,现在梦醒了,你是你我是我,都好自为之吧。”

“董副乡长大气?”张扬挑了一下大拇指,头也不回的走了。

进入包厢落座,服务员拿来菜单,谭凯示意让董大鹏点菜。

董大鹏把菜单一推,说道:“菜随意,我要酒,要你们店里最好的酒!”

“本店最好的酒是‘精’品青山王十年陈,一百二十块一瓶。”这种饭店消费都不高,服务员好心提醒了一句。

“来两瓶,今天老子不醉不归!”董大鹏心中憋了一口气,急需要用酒‘精’来缓解一下。

谭凯眉头一皱,说道:“菜随便安排吧,拿手的,两个热的两个凉的,至于酒嘛……不用拿了。”

董大鹏一瞪眼:“怎么,想给那个警察省钱,还是怕我喝多了发酒疯?”

“不是,你等一下。”谭凯不善言辞,打了声招呼就起身离开饭店。

谭凯来到派出所大院,先把奥迪r8开到饭店‘门’口,然后打开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两瓶茅台酒出来。

车是雷东的,酒是江铃的,此刻谭凯拿别人的东西一点犹豫都没有。

回到包厢,谭凯把茅台酒放在董大鹏面前,说道:“‘精’品青山王太次,喝这个吧。”

“奥迪r8,茅台!知道的你是个乡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呢!”董大鹏拿起一瓶茅台打开盖子闻了一下,脸上立刻显出惊喜的表情,居然一仰脖“咕噜噜”灌了小半瓶。

“好酒,是真的!”一看就是个酒篓子,难怪脸‘色’和蒋一凡一样又黑又紫。

“慢点喝,先吃口菜!”第一道凉菜上来了,谭凯转动餐桌上的圆形玻璃,把菜送到董大鹏面前。

董大鹏吃了一口菜,把另外一瓶茅台放在圆形玻璃上面转回来,说道:“一人一瓶,公平!”

谭凯摇摇头,说道:“我开车,不喝酒。”

董大鹏双眉跳动了几下,就不再说话了。

很快,两个热菜两个凉菜上桌,董大鹏霸着两瓶茅台自斟自饮,吃一口菜,喝一口酒,不但吃得快,喝的也快,半小时不到,竟然打起了饱嗝。

谭凯看着董大鹏吃喝,好几次想说话,可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董大鹏毕竟是新来的,以前一点都不了解,想当然的认为他是蒋一凡的人,却又不敢贸然点明,试探他对蒋一凡的忠诚度。

时间到了晚上八点,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董大鹏似乎吃饱了,放下筷子,拿起第二瓶茅台晃了晃,最后又抿了一口,这才擦擦嘴把酒瓶放下,盯着谭凯说道:“一斤二两,不能再多了,否则脑筋就不灵光了。谭乡长,说说吧?”

谭凯一愣:“说什么?”

“当然是你一直想说,却没有说出口的那些话。”董大鹏拿起牙签剔牙,说道:“说实话,来青龙之前,我曾经研究过你,觉得你不过是小屁孩一个,好对付。没想到啊,才几个小时,我就栽了这么大一个跟斗,我董大鹏的一世英名算是让你给毁了!”

谭凯没想到董大鹏这么直接,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董副乡长,其实我并不是针对你,‘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很意外。”

“意外个屁,如果不是你授意,给张扬一个胆子,他也不敢随便拘捕我。”董大鹏爆了粗口,说道:“我的脸也丢了,你的好人也当了,就别藏着掖着了。说说看,为什么是你来接我,而不是蒋一凡?别告诉我他睡觉了,这是十月份,不是深冬腊月,他第一天来上任,怎么可能七点就睡觉?”

“他……是真的睡觉了。”其实谭凯也不知道蒋一凡现在在做什么,只不过刚才随口一说,现在只好硬着头皮坚持。

“连谎都不会撒。”董大鹏摇摇头,说道:“算了,我也不和你较真。”

谭凯立刻红了脸,说道:“其实,我是不知道。”

“幼稚啊,你来挖蒋一凡的墙角,居然不掌握他的动向,你就这点政治智商吗?”董大鹏连连摇头,说道:“我知道今天上级对青龙乡进行大刀阔斧的调整,你这个乡长肯定很不爽,一定会把我当成蒋一凡的人。”

“难道不是吗?”谭凯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掌控谈话的节奏,似乎一切都在按照董大鹏的意思在走。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董大鹏还是摇头,说道:“领导的确曾经暗示过我,让我好好配合蒋一凡。可我是谁,我是董大鹏,不是任何人的傀儡。即便真的要拉帮结派,也要我自己决定和谁拉帮,进谁的派。”

谭凯一言不发,等待下文。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董大鹏的话匣子打开之后即有些收不住了,继续说道:“在来的时候,我曾经考虑过,先观察一段时间,看看你和蒋一凡到底谁的能力更强一点,谁会在青龙发展起来,然后我才决定投靠谁。”

“我本来以为选择的过程怎么也要持续个把月,你俩才会见分晓,只可惜我错了,第一天我就做出了决定。”

谭凯有些期待的问道:“你怎么选择的?”

“还用问吗?”董大鹏双眉一挑,说道:“和蒋一凡比起来,你年轻,懦弱,幼稚,没有任何背景,更是一个二愣子,做事情不管不顾,迟早是一个倒台的命,你说我可能跟着你‘混’吗?”

“你真以为我会倒台?”谭凯很受挫折,他今天已经被两个人如此奚落了。

董大鹏说道:“如果雷疯子还活着,你当然不会倒台,只可惜他不在了。”

谭凯一下子跳了起来:“你说什么,雷乡长死了?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有证据吗?”

董大鹏摇摇头,说道:“我没有任何证据。”

谭凯怒了:“董副乡长,我们之间有任何恩怨,你都可以说出来。但是我请你说话注意点,不要说任何雷乡长的坏话。”

“想不到,雷疯子的人格魅力这么大?”董大鹏正‘色’道:“说你幼稚你还不承认,雷疯子是死是活不需要证据,只需要看看领导的反映就一清二楚了。如果他还活着,如果他过几天就会回来,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把他苦心经营的青龙小朝廷给拆的七零八落?”

谭凯顿时有些紧张,因为他觉得董大鹏的话的确有道理。

雷东在青龙,的确就是土皇帝,甚至在高阳,几个县领导都避之唯恐不及。

而这次上级突然对青龙挥刀霍霍,的确有些不正常,似乎他们再也不怕雷东了。

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已经确定雷东回不来了!

想到这里,谭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去,他一切的坚持,一切的信心都来自雷东,一旦雷东不回来了,他心中的支撑就会轰然倒塌。

“怕了吧,没有了雷疯子的支持,你还敢对抗上级领导吗,你还敢在乡u‘门’口张贴那样的公告吗?”董大鹏盯着谭凯,目光中居然有一丝丝怜悯,说道:“谭乡长,其实我很佩服你,因为你是一个纯粹的人。只可惜,体制就是一个大酱缸,再白的萝卜都必须变成酱菜,否则将无法生存。”

谭凯现在满脑子都是雷东,他想立刻回到青龙,去找雷茜茜和江铃核实一下,因此问道:“董副乡长,吃饱了没有,我们回去吧?”

董大鹏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你走吧,我今天不回去。”

谭凯很着急,问道:“不回去,那你住哪儿?”

“我是董大鹏,可整个高阳范围之内,哪儿没有我住的地方。”董大鹏拿起酒瓶晃了晃,说道:“再说了,还有多半瓶好酒,和你的谈话已经结束了,也不用防着什么了,不喝掉心里不舒服!”

“那……你就在这里喝酒,我……我先回去了。”谭凯起身就往外走,说道:“饭钱不用你结,派出所的张所长已经结过账了。”

“多谢!”董大鹏看着谭凯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大头娃娃,却走了狗屎运当上了乡长,老子都四十多了才他妈的‘混’成了一个副的,跟谁说理去?”

谭凯的心彻底‘乱’了,开车的时候好几次差点掉沟里,当他好不容易把车开回龙‘门’客栈,立刻就冲到雷茜茜的房间‘门’口,连‘门’都没有敲就一把推开:“茜茜,茜茜,你给我说实话,雷乡长到底……啊!”

“‘色’狼,滚出去!”伴随着雷茜茜愤怒的咆哮,一个‘花’瓶飞了出来。

娄底市骨伤医院怎么样
南充市顺庆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沙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昆明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温州治男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