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大而不倒的中國鞋服品牌 只看到兩個_鞋業資訊_要聞分析

2019年03月06日 栏目:故事

大而不倒的中國鞋服品牌 只看到兩個_鞋業資訊_要聞分析 【-市場資訊】新年的第7個交易日,安踏集團伴隨港股氣貫長虹的漲勢,快
大而不倒的中國鞋服品牌 只看到兩個_鞋業資訊_要聞分析   【-市場資訊】新年的第7個交易日,安踏集團伴隨港股氣貫長虹的漲勢,快速突破1000億港元的市值,并且在隨后的兩個交易日連續創下新高。 周三,安踏股價漲2.60%收報37.45港元,盤中見37.90港元;周四,股價再漲2.40%收報38.35港元,盤中見39.00港元;周五開盤,在千億市值下,安踏股價迅速突破40港元,40.40港元。 如果在中國尋找那些可以“大而不倒”的純正紡服零售企業,那么安踏一定是個脫穎而出的品牌。 “中國的耐克”是對安踏的無知 中國內地的媒體,一直愛用“中國的XXX”來形容某個中國,其中“XXX”一定是在某一領域領頭的全球知名品牌,比如“中國的Zara”、“中國的LV”等等,特別是微信公眾號誕生之后,類似吸引眼球的比喻越來越多,其中一些對行業非常無知的公眾號也會將安踏形容為“中國的耐克”。 如果安踏要做“中國的耐克”,那么就不會有今天的安踏。為什么這樣說?看看安踏曾經的競爭對手李寧,這就是“中國的耐克”的現在結果——不到150億港元的市值,2016年才艱難扭虧。 安踏自己也不會想做“中國的耐克”,在公司的財報中,安踏一直將自己定位是高性價比的大眾品牌。 簡單來講是什么呢?就是你做晉江的安踏也比做“中國的耐克”定位要好,同理,你做溫州的美邦、寧波的太平鳥、廣州的UR也比做“中國的Zara”要好。中國的企業,當然可以做比自己高階的品牌,但是這個做法并不一定是通過自己重新塑造一個品牌,為什么不買呢? 所以,安踏成功的基礎,是公司能夠認清市場,并始終耕耘這一市場,并終在這一市場中樹立了龍頭地位。當然,不做“中國的耐克”,并不代表安踏不以耐克為目標,只是這個目標是,營業額、利潤、運動市場份額、品牌價值等等。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一直提到,在當今任何行業中,龍頭的作用,帶頭大哥的氣質和能力,是處變不驚,在短期內可能不是的,但永遠不會是壞的,這是一種淡定的氣質和能力,因為從長期的價值和投資來看,帶頭大哥是一直不會改變的那一個。 這幾年,Gucci 的走紅,可能或多或少掩蓋了Louis Vuitton的風光,但是,你要知道,Gucci 也是走過了非常折墮的3年,今天的風光實際上是在一個低基數上建立的。但是,LV呢?即使是在品行業差的3年,我們也沒看到它有明顯的下滑表現,這,就是行業的帶頭大哥特征。 再看看Zara,這幾年H&M、Gap和優衣庫都不是一帆風順,即使Zara的增長在放緩、毛利率在下滑,但是,營收一直都是在增長,這就是區別。 安踏是不是中國體育用品行業的帶頭大哥呢?我暫時不想下這個結論,但是可以肯定的說,如果安踏不是,那么中國這個行業里面就沒有帶頭大哥了。 安踏集團過去10年營收表現 無法取代的沒有,做到很難被取代的那個 職場的年輕人,可能都聽過前輩教育,要做那個無法被取代的。但實際上,公司都可以破產,怎么可能有人無法被取代?但是,很難被取代則是可以有的。 安踏就是在今天中國無法取代的那一個運動品牌。 Nike、Adidas不可能去做“美國的安踏”或者“德國的安踏”;同類的晉江系既沒有安踏的規模和盈利能力,也沒有安踏那么高的品牌價值,當然這兩者是相輔相成的。 如果你身在一線城市的CBD可能不一定有這種感受,如果你在廣州,從白云機場坐地鐵到廣州南站,你會在地鐵車廂里一路看到,運動品牌按定位呈現紡錘形出現。 那么運動業之外的外來者呢?新的品牌會出現并對當前的品牌格局造成沖擊嗎? 你看看那么多網紅品牌,有一個是做鞋的嗎? 在中國,我們可以沒有Nike或者Adidas之一,因為另一個在任何方面基本都可以作為替代選擇。但是我們不能沒有安踏,沒有了安踏,我們可能不知所措,因為很多人既不太能夠得到Nike和Adidas,也不愿意穿其他中國品牌。 近期同屬晉江系的品牌德爾惠傳出清盤危機,實際上是很多中國小品牌靠杠桿、融資過日子的現狀,在競爭越來越慘烈的情況下,這種情況我相信才剛剛開始。而那些被清盤的品牌份額,很多可能都是會被安踏拿走的,這樣的情況在美國市場正在上演。 山寨以及晉江系 去年,公眾號“每日人物”的一篇文章《我在“假鞋之都”莆田花4個晚上買了一雙NB的NB鞋》刷爆了朋友圈,同年還有“Uncle Martian馬丁大叔”盛大的發布會和喬丹品牌的官司出現。 談晉江系的品牌,很多中國消費者無疑會將它們和“山寨”這個詞聯系在一起。 如果你去讀安踏現在的年報,你會發現,安踏也是被“山寨”的那個。 “山寨”法律意義的邊界是侵犯知識產權、專利權和學習、模仿。 再一次回到文章開始“中國的XXX”,一個企業為什么要做“中國的XXX”,而不是先立足于合法地賺錢,把企業和品牌做大呢?在去年的冬天,我們對“低端”這個詞義憤填膺,但是在談到“低端產業”時又把制造業拿出來大批特批,但是你把申洲國際、晶苑國際、裕元集團的收入、利潤拿出來,你會“哇”的一聲。 中國企業能不能做品、高端品牌呢?當然能。能不能賺錢呢?當然能,但極度極度極度的難。 所以,如果只是學習、模仿的“山寨”,并不是錯,更不是違法,多數做到規模化的企業,是一定會規避這種風險的。 “有錢大家賺;你能我也能;先讓事情發生。”2012年,《南方周末》一篇調查文章中,有當地品牌推手這么總結晉江系的品牌。后來我想想,這其實就是“白貓黑貓論”的延伸啊。 至于那些違法侵權的,恐怕也輪不到我來講,也難以做到1000億的市值。 另一個:百麗 百麗雖然退市了,但論收入、論盈利,都還是首屈一指。不過,百麗的品牌,更多地是以集團的形式形成,單論Belle并沒有太大意義,所以這里就不再細說了。 更多精彩內容,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官方微信!皮肤干燥蜕皮怎么办
脑缺血应检查项目
风湿关节痛关节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