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忘世锦盒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故事

1    他从来不肯给我看那锦盒里的东西。他不说我也知道,那里面是一只凤簪。我偷偷的打开锦盒看过。  那么多人来抢一只簪子,我很奇怪。他们说

1    他从来不肯给我看那锦盒里的东西。他不说我也知道,那里面是一只凤簪。我偷偷的打开锦盒看过。  那么多人来抢一只簪子,我很奇怪。他们说索要什么至宝“蓝尊”玉石,可我看到的只是凤簪。当一拔拔的人在锦衣的剑下倒下,当一拔拔的人又扑赴而至的时候,我问锦衣,真的有传说中的“蓝尊”吗。  他拒绝回答我,只默默用白色的布擦试他剑上的血。白布衬上那鲜艳带有腥味的颜色,天地顿然失色。锦衣是个多么强大的人。  我不知道锦衣的武功到底有多高,只看见那些前仆后继的人一个个在他的剑下用鲜红开出绚丽的花朵。他是个没有颜色的人,从来素衫长缟,目光像冬日里结冰的湖泊,冷冽而坚硬。拒绝一切。十七年的朝夕相处,我已经习惯了他的拒绝。  忘世,黄昏了,弹曲子吧。锦衣对我说。    我们共同的习惯,黄昏时琴瑟合鸣,响彻整个山林。我拿出古琴。当我的琴声响起时,他的箫声追随而至。黄昏时的山林美丽,火云燃烧夕阳斜至,万树静谧,金色的暖暖的阳光如我们的曲子一样轻轻舒展。我甚至从锦衣看我的目光里感受到了一丝冰意消融。  只此一刻,转瞬,他又面对木屋旁的竹林,留给我僵直挺拔的背影。为什么,看他的背影,就像看着整片竹林的竹叶在逐渐枯黄,沙沙掉落。为什么,我的指尖如此冰凉。  曲子这样忧伤。美丽的曲子都来自山林。它叫忘世,同我的名字一样,是锦衣赐予的。也许若没有锦衣,我们根本不会存在于这个世间,感受指尖的温暖和寒冷。所以我们都一样,整个一生都像是渡过一个漫长的寒冷而寂寞的冬季。  我只会弹这一首曲子,不会武术。我不知道自己属于锦衣的什么人,他从来不让任何人伤害到我。我可以叫他师傅,主人,叔叔,大哥,是亲人是奴婢,又什么都不是。  我为他掌灯,持剑,黄昏时抚琴,看时光一寸寸从木房的屋垛上流逝,丝毫不知,锦衣在拒绝一切的同时,给我的恰是适宜爱的距离。    2    “忘世锦盒,蓝尊宝玉。”  这便是江湖。流传过后,趋之若鹜。传说谁人得到忘世锦盒中的蓝尊之玉,要么武功盖世,要么富甲天下。  不知何时,江湖中人又得知,忘世锦盒就在一个隐匿于山林的白衣剑客手中。虚荣和贪婪足以让众生不惜性命。我已记不清锦衣的剑已划过多少颈项,刺穿了多少胸膛。  这天,来了一个特别的女人。岁月的摧残还未完全淹没她的美丽。我相信她的刹那芳华,曾经足以颠倒众生。她从一顶上等软轿中款步下来。优质的锻面衣着,头饰华丽。他们叫她红铃夫人。  当锦衣的剑如以往的凜冽决绝割破红铃夫人的玉颈时,她还在叫着他的名字:锦——。  昔日的剑客,不谙世事的少年,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玉面书生上官锦与红铃夫人的金玉良缘羡煞江湖中几多痴情儿女,令他们心驰神往,直到她的背弃。  她的离开是头也不回,只一句请原谅。他独自伫立孤岛,茫然四顾,环岛的湖水波粼粼,在他眼中倏得变成波涛汹涌,淹面而来。那曾经偎着甜蜜身影的温馨之岛,成一片悲愤的湖水,在他的回忆里潮涨潮汐。  曲子这样忧伤。美丽的曲子都来自湖中央。  她离开我的时候坐的也是这顶软轿。锦说。  他的话没有颜色没有温度。我曾在书上看到过:世事凉,郎情薄。我不喜欢这样的锦衣。    他依然用白布擦试他的剑。艳丽的红令我晕眩。红铃夫人的夫君,当下的武林盟主就要来复仇,锦衣一点都不担忧,我亦然。我记得红铃夫人临死前的表情。那种痛苦,不是来自勃子上的伤口,而是来自内心。她一直以为她的锦是她终生的俘虏。当年她的背弃,他苦苦哀求无力挽回乃至悲愤交加,疯狂练武,登门报复,然终他还是不忍杀她,含恨离去,在江湖消声匿迹。  这个女人,在她面对死神的前一刻,一直以为他对她的爱至死不渝。    3    我不会武术,我不知道拿什么来杀死锦衣。  武林盟主司马月等一行人的死在意料当中。只是司马月在临死前拉住了我,他一直叫我静儿,还诧异我没有被上官锦杀死。  司马月说我是他和红铃夫人的女儿,满月那天,被当年登门报复的上官锦掳走,他们以为我已被他杀死。我的心里满满的,充斥着很多东西。我不想相信司马月,但是他说我的左肩上有枚类似月牙状的暗紫色胎记。这是我身体的秘密,除了锦衣和我自己,没人知道。我不得不相信司马月。  但是我不会武术,我不知道拿什么来杀死锦衣。  在当今世上,有人可以将你杀死么?我问锦衣。  有一人。  谁?  忘世,就是你。他次分明的将眼中的光芒悉数射进我的眼里,我的眼睛一阵刺痛,仿佛要流出很多很多的泪。这是十七年来从未有过的感受。在从前的日子里,只有与锦衣相依为命的清冷和孤独。    锦衣承认我就是当年他掳走的小女孩,本名司马静。  我的琴声同屋外的马蹄声一样汹涌而疯狂。当木屋被马群的嘶鸣声所包围,我的古琴弦弦断裂,锦衣身上血流如柱,艳红艳红的花朵开遍他的白衣。前一刻,锦衣立在涌动的月色中对我说,只有他教我的曲子配合他送给我的琴才可以将他杀死。    马上的人跳马而下,悉数冲进木屋,擒我不费吹灰之力。我不知道自己为何会万念俱灰。昔日的锦衣一念之仁不杀我,却养育我以终取了他的性命。  人群中领首美丽的红衣女子夺走了忘世锦盒。打开后立即摔落至地,盒中的凤簪应声而断。长剑瞬时抵住我的脖子:交出蓝尊宝玉,便可饶了你的性命。双目合闭,只等冰凉的剑锋穿过我的颈。我跟忘世锦盒在一起十七年,从来没见过江湖传言中的蓝尊之玉。没有人相信我的话。  空气中衣带翻飞,四面八方涌过来一批又一批人。他们叫红衣女子司马静。他们在厮杀中争夺我这个傀儡。他们说忘世姑娘,司马家的人好卑鄙,他们欺骗了你。上官锦当年抢走的小孩早已被掉包,你是司马月从民间夺来的以保护司马静的替身。  多年,我跟锦衣隐于山上,与世无争,根本不知江湖中早已有了司马静这一号人。如今我的锦衣死在我的琴声中,血肉模糊。  锦衣,我的锦衣,我从来不对其说爱的锦衣。    4    救我的妇人身着蓝衣。她的身影如此飘渺迷幻,剑法之快令那些人在临死前看不清她衣服上的颜色。  如果红铃夫人与司马静堪称美丽,那蓝衣的出尘便宛若天人。我闻着她身上只属于她的香味,这么熟悉亲切,又那么凄然疏离。她也告诉我我是她的女儿。  我不知道如此下去,在这世间我将会有多少父母,这样高贵的女人,无非是为了从我口中得知“蓝尊之玉”的下落。顷刻,我疲惫不堪。  终我相信了她。因为她给了我一样东西,武林中人人梦寐以求的“蓝尊之玉”。那颗小小的发光的蓝色石头在我的手心转啊转,我的双眼又一片灼痛。    十七年前,锦将司马月的假女儿也就是忘世你夺走藏起,自己身负重伤,差点丧命。我将奄奄一息的他救起。看伤,换药,三个月朝夕侍奉,情意暗自滋生。可惜我早已为人妇,只恨相遇太迟。后来,锦衣将偶然得到的蓝尊宝玉赠予我,嘱咐远离江湖,过安宁富足的平淡日子,他自己留下了忘世锦盒和我的凤簪,以转移江湖中人的耳目。  当年从我怀里抢走你的人很神秘,这十七年来我不停打听你的下落,都了无音讯。这回听到江湖中人都从锦这里夺锦盒,赶来相助,才发现原来你一直在锦的身边。  蓝尊之玉一直在我掌上悬浮转动。这才是属于我的锦衣的故事。他是真正的爱过,并为了这爱倾注一生。可是失去我的锦衣,我纵然得到了天下至宝,又有何用?我拿出锦衣的箫,美丽而忧伤的曲子弥漫于天地。  他是早就知道的,司马静存在于江湖,司马月利用我报仇。他是抱了一死之心的。我的锦衣是这样的强大,又是这样的脆弱。一直在孤独中守候心中的爱以及期待被爱。我们如此相像,一生中从未有过真正的快乐,只有痛苦。他终于疲惫,便死在了我的剑下。  母亲蓝遥阻止不了我的决绝,我毅然离开了她。用蓝尊之玉所有的能量,我将血泊中的锦衣凝成石人。带着他,住进山洞。经过湖畔时,我发现自己原来与母亲有如此相似的眉目,冷冽清尘。我终于知道他眼中偶尔的冰意消融的来源。  锦衣,我的锦衣,我们自此相守,生生世世。 共 331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异常不育该怎样对症治疗
昆明治癫痫病好的研究院
昆明治癫痫好的医院是哪家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