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信了你的邪 第155章 生死未卜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养生

信了你的邪 第155章 生死未卜沈迟嗯了一声:“没事,你开车回来吧,你做得很好。”罗利民应了一声,心事忡忡地启动了车子。屋子里

信了你的邪 第155章 生死未卜

沈迟嗯了一声:“没事,你开车回来吧,你做得很好。”

罗利民应了一声,心事忡忡地启动了车子。

屋子里所有人都沉默了。

罗利民是做了准备去的,但是这个武老师的口才也确实是不错,他们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那个什么合同,武老师的解释漏洞百出,却偏偏都能自圆其说,重要的地方全部忽略,着重讲的全是如何让田小灵“改邪归正”,而在他的诱导下,罗利民根本就无力分辨其中的真假,晕乎乎就签了这一份可以说是生死状的合同!

上面的很多条款都写得非常模糊,尤其是其中一条说最终导致的结果由家长和学生自行负责的内容更是被武老师含糊其词几句带了过去。

这样重要的条款,他竟然一句解释都没有,非常快速地就念过去了,可想而知之前的家长们所遇到的事情会有多恶劣。

由小见大,也就不难想象,里面的孩子们会遭遇到什么样的情形了。

坐在礼堂里看演出的田小灵还在等着罗利民回来,瓜子还没嗑完,台上的演出忽然停了。

“咦,怎么不跳了?”田小灵惊讶地问道。

周围的人纷纷站了起来,再不像之前一样热烈地讨论着演出,甚至之前一个跟罗利民热情交谈过的女家长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就往外走。

田小灵一把拉住她:“哎?你们这是去哪呀?”

“放开!”这个女的一把推开她,满脸不耐烦。

所有人像是一秒中内就换了个人似的,神色匆匆地走了。

难道刚才这些人只是在演戏?现在他们走了,是不是说明武老师成功了,已经跟罗利民签了合同?

田小灵迟疑了一下,也站起来往外走,刚走到门口,迎面走来几个人,领头的正是刚才还笑容满面的武老师。

“啊,那个,武老师。”田小灵招了招手:“你好,请问我叔去哪了?”

“带走。”武老师根本看都懒得看她一眼,一挥手。

其他几个人一拥而上,田小灵还没反应过来,他们几个已经牢牢地制住了她。

“你们这是做什么?”田小灵有点懵,用力挣扎着大声叫道:“叔!叔!救命啊,有人吗?”

“闭嘴。”武老师瞪了她一眼:“你现在已经是学院的学生了,作为一个女孩子,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田小灵简直要被气笑了:“这位老师,大清已经亡了!你这什么玩意啊,我才不愿意读你们这破学校呢,放开我!我要回去!”

“回去?”武老师轻蔑地笑了:“等你从里到外换了一个人的时候,我们自然会送你回去的。”

“什么意思?”田小灵还想再问,这些人已经直接拖着她走了。

她意思意思地挣扎了几下,最后就装作脱力不再反抗了。

他们带着她走了很远的路,刚开始还能听到一点人声,到后来已经是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学院里连路灯都没有,长廊上慢慢亮起了一排排的灯笼,倒是挺好看的。

不过这时候田小灵也已经没心情去观赏了,她时不时地问一下到底要带她去哪,但是根本没人搭理她。

终于,他们在一栋平房前停了下来。

他们打开门,将田小灵像犯人一样押进去,里面的灯很昏暗,到处黑漆漆的,地上湿粘湿粘的,闷得很,连一个窗户都没有。

田小灵挣扎着不肯进去,被一个人直接踹了一脚,然后几个人把她抬起来,用力地扔在了地上。

“这是哪,我要出去!”田小灵尖叫道。

她的手脚被用力地摁住,其中一个人冷冷地道:“把东西拿走。”

警局里的众人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幕,罗利民捂住嘴,看着那一块块屏幕逐渐暗下去。

暗掉的,全是田小灵身上被取掉的微型摄像头。

这实在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正如沈迟所预料到的一样,他们几乎将田小灵身上的东西拿空了。

发夹项链手镯,根本无一幸免。

其中一个人甚至把手探到了田小灵背后:“没扣子的,那就不用取了。”

田小灵愤怒地大骂道:“CNM,拿开你的脏手!”

“哟,小辣椒脾气还挺呛啊。”或许是因为已经知道她被剪掉了爪牙,一个男子轻佻地在她脸上摸了一把:“不是我吓你,你最好给我老实点,曾经也有个小姑娘不听话,就在隔壁那房间,看到没?地上还有她的处女血呢!”

田小灵打了个激灵,也不知道是被吓到了还是气到了,咬紧牙关不吭声了。

同行的一个人斥责了这个男的一句,他们也不再废话,直接把东西全拿走了以后,将田小灵扔在了地上就走了。

门被从外面反锁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只有田小灵轻微的呼吸声格外清晰。

警局里所有人也都没有说话。

所有屏幕都黑了。

这简直是一个糟糕到了极点的发现,这就说明,这次的行动,完完全全地失败了,不仅失败,而且还搭上了田小灵。

生死未卜。

“我他妈叫人去端了这破学校!”齐健捋起袖子:“搞这么秀气干什么,荆成凤说的是对的,对付这种杂碎就该直接拿刀捅!”

曲劲秋厉声喝道:“你给我闭嘴!”

其他人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默默地将目光投向了沈迟。

沈迟盯着这些暗掉的屏幕,没有说话,于是屋子里重新沉寂下来。

一片寂静中,一道细细的声音忽然响起了:“呜哇,他们把我的带子给拆走了,太过分了啦!”

嗯?沈迟将目光转到角落里的两块一片漆黑的屏幕上:“田小灵,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能听到就敲一下鞋子。”

片刻后,他们听到了一块屏幕上传来的一声轻微的响声:“笃。”

短暂的沉默过后,所有人都兴奋地大叫起来:“成功了!”

沈迟沉声道:“田小灵,你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我会尽快潜入学院,一旦你觉得自己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就立即发出求救,不要硬撑。”

田小灵不清楚房间里有没有安装摄像头或者窃听器,所以不敢说话,依然只是轻轻点了一下鞋子示意自己知道了。

确定能联系上后,所有人总算是安心了一点,不过精神依然紧绷,因为据目前的信息便能知道,关进黑屋子恐怕只是第一步。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耿炀神情严肃:“沈顾问,你准备怎么潜入这所学院?”

上海惠生堂中医门诊部
北京市丰台中西医结合医院
郴州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金华最好的癫痫病治疗方法
潍坊治癫痫病最好疗法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