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一梦一千年 第七十七节尔虞我诈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养生

一梦一千年 第七十七节尔虞我诈“二当家,你在想什么呢?”薛贵问道。“咳咳!方才我想起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胖子说道。“不知可否

一梦一千年 第七十七节尔虞我诈

“二当家,你在想什么呢?”薛贵问道。

“咳咳!方才我想起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胖子说道。

“不知可否说来听听?”薛贵说道。

“哦?公子今天真有闲情逸致听这故事?我看公子有要事想谈,就不打扰公子办正事了!”胖子遮遮掩掩的说道。

听胖子这么一说,李梦越觉得心中蹊跷,李梦心想道:“恐怕,这个死胖子话中有话,找寻鲛人之泪不能太过心急,欲速而不达。先听听这厮,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再说!”

“请二当家细细说来!”薛贵毕恭毕敬的说道。

胖子看到平日里一脸嚣张的无法无天的三公子现在这幅模样,心中甚是爽快,胖子哈哈大笑:“其实也没有什么!我只是经常在刀山火海打拼,与散修蛮夫接触,偶然听得一些秘闻!”

薛贵表现出一副非常认真听的表情,胖子内心想道“哼哼!好好听,你一定要一字不拉的听完!哈哈哈!三公子,我就让你好好听听你父亲当年是怎么弑父篡位杀死,你的亲姥爷的,这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嘿嘿!我就不信,你们爷俩不反目?”

“话说,二十年前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个相貌堂堂的公子在其岳父喝的酩酊大醉之际,突然出手杀死了自己的岳父,杀死了自己的亲兄弟,谋权篡位成为浮岛的岛主!”胖子说的一脸轻松,但是却道出了一段血雨腥风的不堪过往。

李梦大惊,心思百转“看来胖子说的应该是薛贵的父亲薛富无异了,他为何要这么说?如果薛贵不表态的话,肯定让胖子怀疑!”

薛贵怒斥道:“二当家,你说话可要负,可不能乱说!如果你是无意冒犯我的父亲,我可以饶你一次!如果你是故意的,我现在立马就杀了你!”

胖子冷哼一声,说道:“薛公子,你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我还没有说完,你怎么知道我所说的就是你的父亲呢!”

薛贵说道:“二胖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今天是来谈事情的,但我绝对不允许你诋毁我的父亲!”

胖子说道:“信不信由你!我再问你,你父亲坐上岛主的宝座之后,你是否见过自己的母亲?”

薛贵说道:“怎么,我的家事难道你还比我了解?恐怕,这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说三道四吧!”

胖子说道:“恐怕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仔细想想,每年是不是只见两次面,一次在中秋,一次在腊月二十九?你知道为什么吗?我想凭借薛公子的聪明才智,不难察觉事情的蹊跷之处!”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不要拐外抹角!”薛贵骂道。

“你仔细想一想,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但是请你自己仔细想一想!”胖子循循善诱。

薛贵呈沉思状,李梦翻看着薛贵的记忆,发现确实疑点太多,每次见面都少了家庭的温暖,薛贵的母亲连跟薛贵说话的次数都很少,每次都是吃完草草散场。李梦已经判断出了大概,“薛贵的母亲应该被他的父亲软禁了!而且应该过得并不好!看来,胖子说的不假!”

李梦操纵着薛贵,以近乎发疯的状态怒吼道:“快说!快把你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

胖子竟然呵呵笑了起来,不急不慢的说道:“据我所知,你的母亲只是你父亲登上岛主之位的垫脚石,而你的曾祖父成功成为这场权力之争的牺牲品,你的母亲因为没有利用价值被你的父亲软禁受尽折磨!”

“行了,你别说了!”薛贵打断道。

“怎么?难道我说的有错吗?你的父亲为了岛主之位,不择手段六亲不认,残害自己的亲人,无所不用其极,用极其卑劣的手段获得了权力。而他拥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力之后,便开始对助自己夺得权力的人大开杀戒,他的亲弟弟死于他的刀下,上万人因为只是以前与自己作对,便被消灭!而最最劲爆的恐怕是,薛富自己都不知道,你竟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李梦操控着薛贵感同身受的发出怒火。

“我说你不是薛富的儿子,你只是你母亲偷的野孩子人生的野孩!”胖子字字诛心。

“我不信,这都不是真的!你骗我对不对?”薛贵大喊大叫道。

“薛公子,你是一个明白人,我想你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恐怕真相还得你自己去解开!”胖子说道。

薛贵突然抽出了一把尖尖的利刃,在身前挥舞了一下。

胖子大惊道:“薛公子,你要干什么?难道你真要跟龙哥作对?”

“龙哥,在哪?我要见龙哥,杀了薛富这个畜生!”薛贵说道。

“好!龙哥恭候多时了,走!”胖子说着向外面疾走而去,薛贵紧随其后。

“慢着,你这个随从只能在外面等着,你身上的所有武器都要交出来!”胖子说道。

“我如果不交呢?”薛贵怒视着胖子。

胖子非常不屑的讥笑道:“我想薛公子,你要认清楚现实。你有别的选择吗?你要是足够聪明的话,就乖乖与龙哥合作,到时候龙哥上位,少不了你的功劳!”

薛贵无奈的摇了摇头,随着胖子走了进去。

“该死!我晚了一步,不过这样也好,贵儿进入了龙哥的地盘,薛富这个畜生现在还不敢动他分毫!”小刀气喘吁吁的说道。

“你还是好好担心你自己的安危吧!哈哈哈!”一群黑衣人把小刀团团围住。

小刀非常冷静的说:“说,你们是不是岛主派来的!”

“小刀前辈,你乖乖束手就擒,兄弟们也好交代!如若不然,那就休怪兄弟们不讲兄弟情义了,上,拿下!”一个黑衣人说道。

“我真是瞎了眼,还自以为跟你们是兄弟!我今天定要斩了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卑鄙小人!岛主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竟然这般听命与他?”小刀一脸不忍的说道。

一个黑衣人欲言又止,说道:“我们敬佩你是条汉子,但是命令不可违,希望下辈子我们还当兄弟!杀啊!”说完,黑衣人朝小刀冲来!

“贵儿,你一定要平安无事!真是孽缘啊!花旗,自小咱们青梅竹马,可你不听劝,喜欢上了薛富这个狼心狗肺、猪狗不如的卑鄙小人!最终害得你家破人亡,哎!苍天无眼,苍天无眼啊!但是,好在你迷途知返,知道了我的良苦用心!我一定履行我对你的承诺,把咱们的亮儿保护好!”小刀浑身刀伤见骨,挣扎着从尸堆中爬了起来,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薛贵的方向。

薛贵跟着胖子进到一个黑暗潮湿的房子里,阴面扑来的是一股股恶臭!

“二当家,你这是要带我去哪?这里怎么这么晦气?”薛贵大叫道。

“薛公子,既来之则安之!你马上就要见到龙哥了!你着什么急啊!”胖子说道。

走了好久,胖子拍了拍手,突然一阵光亮闪现,映入眼帘的是密密麻麻的监狱和半死不活的犯人!

“死胖子,你把我带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你到底想干嘛?”薛贵大喊道。

“别喊了!这里只有你我二人,其他都是死人或者活死人!”胖子说道。

“什么?活死人?难道龙哥被你用禁术控制了起来?”薛贵失声说道。

“薛公子,往往聪明人都不长命!”胖子直接威胁道。

“我刚才什么都没有看到,我要见龙哥!”薛贵壮着胆说道。

“龙哥,就在你的眼前!”胖子说道。

“什么?”薛贵揉了揉眼睛,突然眼前场景变幻莫测,只见一个有古铜色肌肤的肌肉男泡在一个用药水浸泡的水缸里!

“龙哥?”薛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平日里叱咤风云的人物,现在竟然全身赤裸的泡在药缸里,双目紧闭!

“龙哥,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给龙哥做了什么手脚?”薛贵质问道。

“龙哥在一次修炼中走火入魔,幸好被我及时发现,为了给龙哥疗伤,我就把龙哥浸泡在由灵丹妙药配制而成的药液里面慢慢恢复!”胖子娓娓道来。

“哦?胖子,你真没有耍花招?”薛贵反复确认。

“我想,薛公子,你的处境非常的不妙,随时都面临着被你父亲绞杀的可能,但你最终只能成为背负千古骂名!故事你也听了,事情的大概你也清楚了,现在你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与我们合作,让龙哥夺得岛主之位!”胖子说道。

“好!干了!你有什么计划?”薛贵说道。

“我想在合作之前,咱们是不是应该开诚布公啊!我在公子的身上发现了两股气息,两股都很强不相上下!”胖子瞪着眼。

“什么?”李梦震惊不已,自己本已经非常小心,但为何听胖子说薛贵身上还有一股气息,薛贵身上除了我的气息之外,还有谁?难道是?

“不好!难道是薛富的气息?不好!灵儿他们有难,如果薛贵失去控制,灵儿他们一定凶多吉少!不行,我要快速通知她们才是!”李梦心想道。

薛贵说道“不错,有一股是我朋友的,但另一股应该是薛富这个禽兽的!”

“薛富的气息先留着,让他放松警惕!”胖子说道。

“行,我也这么想的!”薛贵说道。

“既然公子有所隐瞒,不愿多说,为了表达诚意我也不便多问!但是有一点,如果你敢有丝毫背叛龙哥的事情发生,那么你必定七窍流血而亡!这是一颗药丸,你现在就吃下!”胖子说道。

胖子盯着薛贵把药丸吃了下去。“很好!薛公子,合作愉快!”

“行,你先回去静候龙哥一声令下!”胖子说道。

薛贵刚走出龙哥的府邸,就干呕,想把药丸吐出来。但是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我劝薛公子,不要耍什么花招,不然你藏在府上的三位美娇娘恐怕要受些苦!哈哈哈!”

“混蛋!”薛贵说完,飞快的朝着府邸疾驰而去。

北京股骨头医院地点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宝鸡治癫痫病费用
邯郸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汕头癫痫病医院哪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