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教育

保卫国师大人 第76章 星天锥

2019年09月12日 栏目:教育

保卫国师大人 第76章 星天锥她很谦虚:“王上随便赏吧,我都喜欢。”反正也不能加官晋爵,她兴致缺缺,没什么立功的积极性。还是真金白银来

保卫国师大人 第76章 星天锥

她很谦虚:“王上随便赏吧,我都喜欢。”反正也不能加官晋爵,她兴致缺缺,没什么立功的积极性。还是真金白银来得实在,可是管君主开口要钱,逼格太低。

给国师门下的赏赐,的确很不好挑选。晋王也沉吟了好一会儿才问她:“你用的什么武器?”

这里不允许佩带武器进入,陈僖将她那一对儿分水刺由外间呈进来给晋王看。后者点了点头:“凡器。”

分水刺虽然锋利,却不是修行者所用的法器。因此取了狌狌性命的不是冯妙君,而是苗奉先的手斧。

这对精钢打造的分水刺,连那大妖怪的皮也扎不破。

晋王心里已有计较:“既如此,我将星天锥赐给你。”

那是什么宝贝?冯妙君一个念头没转完,莫提准就已轻喝一声:“得了至宝,还不谢过王上?”

话音刚落,冯妙君已经行了一个大礼,高声道:“谢王上赐宝!”

这对师徒一唱一和,瞬间就将礼数走完。晋王苦笑一声,莫提准这老货是怕他反悔才谢恩谢得这么快罢?

王令传下,星天锥很快呈上。

冯妙君就见托盘锦垫上躺着一对小巧武器,确与碎冰锥很像,把手也不知是什么木质,竟然呈现深咖色,看起来有些陈旧,锥身如同放大了的钢针

,幼圆尖细,与匕首等长。它并不现出普通钢剑的寒光闪闪,倒像涂满墨汁,在这明亮的书房中都不反一点光芒。

锥身上,有两道细细的放血槽。

除此之外,看不出什么特别了。

这时,外面又有大臣等着面谏王上,莫提准便带着冯妙君谢恩退下。

两人一边往宫外走,莫提准一边笑道:“你今回占的便宜可真不小。”

冯妙君正在气恼晋王只用一对武器打发她,闻言抬头:“这对星天锥很牛气么?”看晋王那一副肉疼的模样,连金银珠宝都不舍得再赏她了。

莫提准摸了摸下巴:“为师都想要。”

“不给。”她立刻将锥子往袖里一拢。说起来这比她原有的分水刺还要小巧,真是暗中夺人性命的凶器,除此之外她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莫提准也只是说说而已,哪会去抢这名义上徒儿的东西:“这是史前传下来的仙人法器,至今都用灵石小心养护,即便是王室的宝库里也没有几件这样的宝贝。”

“史前么!”冯妙君这才变了脸色,暗中抓紧星天锥,只觉入手并不冰冷,反而有几分热度。史前即是浩黎帝国建立之前,那时还未设朝纪年,人类和妖族里还有仙人,天魔也仍活跃在世界的舞台上。

“收取之后,你再慢慢体会星天锥的特别之处。”莫提准三言两语传了她炼收法器的窍门,而后道,“若非你今日立下大功,王上也不会赏下这样的宝物。”

“苗奉先的命,有这么值钱?”

“自半月之前就有了。”莫提准面色沉了下来,“你可知燕国在一个半月前出了桩事故,蒲国怒起而攻之。”

冯妙君略有耳闻,这会儿当然要推说不知。

“九年前,蒲国使三王子到燕都为质。四十多天前,这位质子应燕国平渊侯之邀到侯府作客,天亮时才离开。回到质子府不久,下人发现他吊死在梁下,尸首都硬直了。”

冯妙君无语。人死后尸僵扩展到全身,至少要两个时辰。质子死时可是大白天,过那么久才被发现,可见府里下人平时对他有多怠慢。

“自尽还是他杀?”

“他死前未留只字片语,燕国对外宣称质子乃是被杀,并且在三天后抓到凶手绞死。”

冯妙君皱眉:“他一个羸弱质子,怎么会招来杀手?”

莫提准冷笑,斟酌一下才道,“依我看来,不过是个障眼法,蒲国质子多半是自尽而亡。他今年十七岁,身材纤瘦、容貌清秀如少女,性子又很软弱。他在燕国为质的后几年,时常被平渊侯请去侯府。下人说,他返回后就倦倦不起,又曾闻他拥被而泣。”

冯妙君顿感后背一阵恶寒。这是什么世道,连男人保不住贞操了!卢传影当然也把蒲国质子缢亡的消息递给了她,却没有莫提准的内幕详细。

“此事早在燕都权贵中引为笑谈,好此风者皆以幼鹿称之。平渊侯战功彪炳,燕王得知时木已成舟,也纵容不去管束。”

冯妙君一下听出不对:“既然都忍辱多年了,质子为何这时自尽?”

“那一日蒲国来使也被邀去宴会,质子应该是忍受不了当众、尤其是当着自家使节的面受辱,羞愤自缢。”莫提准摇了摇头,“消息传回去,蒲国国君大怒,也不信燕国说辞,当即发兵。”

冯妙君想了想:“这几年蒲国国力大进呢。”

“蒲国虽然还向燕国进贡,但韬光养晦多年,又请到了好国师,无论人口还是国力都有突飞猛进,再不是十几年前的积弱小国。”莫提准分析道,“但是蒲国国君的运道却不好,三个儿子在七年里面意外死了两个,只剩下送去燕国为质的三子。他本就疼爱老三,否则燕国也不会要走这个为质。不出意外的话,他本要迎三子回来立作太子。现在质子死了,也不知是真相还是风言风语传到蒲国国君耳中,当即激得他勃然大怒,发令攻燕。”

君王无后,国将大乱。她就知道,天下不会太平多久的。“那跟晋国、跟苗奉先有什么关系?”

莫提准冷冷道:“魏国又生事端。”

“啊?”这回她是真不知道。

在本地生活多年,她才慢慢摸清诸国形势。魏国很早之前就不安分了,总是对周边肥美之地虎视耽耽,加上这些年国力元力都蒸蒸日上,令邻国惴惴不安。魏国国君今年五十出头,兀自率军南征北战,不显老态;反观晋王,时年不到四十,正当年富力强之时,却不喜外伐,只埋头耕耘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情报速递线

下一章,8:05发布。

宝宝腹泻如何治疗
小儿厌食的各种表现
什么食物可治疗便秘
拉肚子有什么原因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